分類彙整: 閒居山里記

來自公主的禮物───加拿大鬱金香節(Canadian Tulip Festival)誕生的故事。




公主送的禮物

來源網站:約克論壇

看鬱金香不一定要到荷蘭。每年五月加拿大首都渥太華舉辦一年一度的鬱金香節。各種顏色的鬱金香齊放,一片一片和花海讓人以為來到荷蘭了。

為什麼渥太華會有那麼多的鬱金香呢?

原來這中間還有一段感人的故事哦!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荷蘭皇室逃亡至加拿大避難。19431月,荷蘭的朱莉安娜公主(Princess Juliana懷胎十月即將臨產。根據荷蘭法律,皇子或公主必生於荷蘭國土上才能被承認為皇族一員,就算父母都是皇室血統,只要是在其他國家出生的孩子就不能算是荷蘭皇族。按當時的情況,歐洲戰火連天,朱莉安娜公主不可能回到荷蘭去分娩。眼看公主就要臨盆,但是皇族血脈萬萬不能在異鄉出生,這可怎麼辦?

加拿大政府聽到這個消息後很有情有義地說:"這有什麼困難?"不用多想,立刻通過了一項公主法案,把渥太華市立醫院一間產房的主權送給荷蘭。"喏,這塊土地送給你們,從今以後這塊地屬於荷蘭領土。"於是,1943119日,朱莉安娜公主在荷蘭國土上順利生下了第三個女兒瑪格麗特。

1945年春天,加拿大軍隊從義大利轉戰荷蘭,相繼攻取了海牙、鹿特丹和阿姆斯特丹等主要城市,並於55日取得了荷蘭解放戰爭的勝利。56日,加拿大軍隊代表盟軍在荷蘭接受了德軍投降。為了荷蘭的解放戰爭,5712名加拿大士兵獻出了他們的生命,永遠安息在鬱金香花盛開的荷蘭。

5月中旬,朱莉安娜公主回到了闊別數載的祖國。當年秋天,荷蘭人民送給加拿大10萬顆鬱金香球根以表達對加拿大將士為荷蘭英勇作戰的崇敬。這些鬱金香球根種在了加拿大首都渥太華國會山的國會大廈前以及伊莉莎白皇后大道的兩側。1946年,朱莉安娜公主又送來了2萬顆鬱金香球根以表達她對加拿大人民熱情接待荷蘭王儲的衷心感謝。同年,荷蘭議會通過法案,將渥太華市民醫院那間產房的荷蘭領土主權歸還加拿大。

從那時起,為了感謝戰亂期間加拿大如此阿沙力的對荷蘭皇室伸出援手。首都渥太華每年都收到來自荷蘭皇室的1萬顆鬱金香球根,至今已經有超過一百萬株鬱金香栽種在加拿大首都渥太華的國會山周圍。

1953年,首屆加拿大鬱金香節(Canadian Tulip Festival)在首都渥太華舉辦。如今,渥太華鬱金香節已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鬱金香節,並為渥太華贏得了北美鬱金香之都的稱號。

現在正是鬱金香盛開的季節,五月的渥太華,處處可見鬱金香的踪影。

加拿大雪中送炭,荷蘭知恩圖報,希望世界永遠和平,人們永遠友善。

牙齒保健從小開始~~八股文


父親曾告訴我,他小的時候沒有牙膏也沒有牙刷,都是用塩擦牙。父親的牙齒很白很漂亮,人見人誇,最重要的是他的牙齒非常堅固健康。我很慶幸遺傳到父親的好牙。許多人誇我的牙,因為露齒一笑時給人最直接的健康好印象。我不漂白我的牙齒,覺得那樣很不自然,只做每天最基礎的牙齒清潔。

結婚前第一次去見男方雙親,婆婆第一句話就是誇我牙齒長得好,還問我有沒有戴過牙套。我們那個年代根本沒牙套這種東西。其實,我心裡很明白,如果有人誇我牙齒好,必須要感謝我的父母,另外還要感謝我的國小老師。


從小,帶我去看牙醫是全家人的夢魘。我最怕牙醫,還沒出門已經哭了;到了牙醫診所更是好說歹說、連哄帶騙才願意坐上那恐怖的躺椅;當醫生說嘴巴張開,我就以氣震山河之姿,哇~的一聲哭個不停。

當時我已經很有名氣了,全村所有的醫生都怕我。去小兒科打預防針也要大人們(爸媽和護士)把我捉住,醫生才能順利地在我屁股上打一針。而且動作要快,因為我對打針的恐懼遠遠勝過大人們聯合壓制我的力量。每次打針,除非有五個大人同時壓住我,否則醫生都會被我踢到瘀青。(這是求生本能)有時是踢到手臂,有時是下巴,有時踢到注射針筒。那個年代的注射針筒都是玻璃製的,掉到地上便打碎了。(爸媽常說塑膠針筒是為我這種小孩而發明的)

到後來也沒有醫生願意幫我打針,一句:"另請高明。"爸媽很無奈,我則是樂得不用打針。

我怕牙醫,牙醫怕我。大概也曾經咬過牙醫的手,我選擇不記得這回事。可是偏偏我小時候一口爛牙,天天都喊牙齒痛。牙痛不是病,痛起來要你的命。我不愛吃糖,但愛吃餅乾,又沒有天天刷牙的習慣。特地買的水果口味牙膏也吸引不了我。父母對於我的牙痛實在沒輒,幾乎天天找牙醫報到。


我記得村裡唯一的牙醫伯伯,人很好,不管我怎麼狂哭,他總是很有耐心的微笑著哄我。每次摧人心肝的哭喊聲總是會引起許多路人駐足圍觀,更會嚇跑其他的客人。沒有幾年,牙醫也搬走了。一直到上小學,我依舊滿口爛牙。

這時候,生命中的貴人出現了,就是我八歲時的級任老師。有一天,她收到一張學校舉辦牙齒健康比賽的通知單,她看完通知,把我叫到辦公桌前,說:"妳去參加。"

先說明,我從小就不可愛也不聰明,更不是那種乖巧聽話惹人疼的小孩,再加上我滿口蛀牙──老師是哪隻眼睛沒看見?哪根筋不對勁?竟然叫我去參加牙齒健康比賽!想整我啊?

第二天,她搬了一疊厚厚的牙齒保健書籍,大約有十幾本。等到放學媽媽來接我的時候,她把書交給媽媽,並說:"妳的小孩要代表本班參加全校牙齒健康比賽,這些是準備考試的資料。冠軍將代表學校參加全縣比賽,加油。"

 

我無法想像,那個已經從村裡搬走的牙醫如果聽到這個消息,可能真的會笑昏過去。

比賽在兩個月後,我有充份的時間準備。平常不認真做功課,倒是很勤勞地準備參加比賽。

一直很納悶老師選我去比賽的動機。根據以往的經驗,向來都是班上成績好的同學去參加各種比賽,比如說:錯別字、注音比賽、算術比賽、演講、朗誦、公民與道德常識測驗……等等。

難道,難道說,老師看得出我是一塊璞玉?

讀完第一本書,我立刻衝去刷牙了。讀完第二本書,我開始使用牙線。讀完第三本書,我開始用藥水潄口。那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看見自己的牙齒。

在那之前,張開嘴都只看見黃糊糊的一片,天曉得是什麼。

原來我有牙齒!而且這些牙齒壞了就不會再長,必須細心呵護才能夠使用一輩子。

我的確從那些書裡學到了許多關於牙齒保健的常識,例如:每次吃完食物都要刷牙或潄口、不可以太用力刷牙以免刷壞珐瑯質、牙齒很寶貴(補一顆要好幾萬塊錢)、不可以過度使用牙籤以避免牙縫擴大、每年定期看牙醫……等等。

看完全部的書之後,我自動自發,向父母提出去看牙醫的要求。到了城裡,牙醫說我需要補蛀牙,我說好。牙醫說我的牙爛到骨子裡去了,需要做根管治療,我說好。那時候沒有根管治療這個名詞,一律叫做"抽牙神經"。旁邊一個小孩聽見,嚇得摀著他的牙齒跑掉了。

這對我來說是人生重要的轉捩點,知識的力量果然驚人。

雖然父母給我一口好牙,天生麗質,但是如果我良好的牙齒保健習慣,可能還不到上中學牙齒全壞光了。

若早知道我是個充滿知性明白事理的小孩,若早幾年丟這些保健書給我看,那慈祥的牙醫也不用搬走,那小兒科的醫生也不用被我踢到瘀青。哎!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八歲那一年,我學會照顧自己寶貴的牙齒養成了愛看課外書的習慣,而且,牙齒健康比賽得了一個優。

 

早晚刷牙,天天用牙線,不論酸甜,喝了果汁一定要潄口。幾十年來,我一直保持著每半年看一次牙醫的好習慣。除了洗洗牙結石以外,沒有什麼大問題。曾經有牙醫建議拔掉我的四顆智齒,我拒絶了。牙齒很寶貴,(補一顆要好幾萬吔!)有一顆算一顆。想要拔掉我四顆健康的智齒,還要我冒著大出血的風險?我已不年輕,讓我的牙順其自然吧!

 

今日擁有一口好牙,我要感謝我的父母感謝莊老師感謝當年教育部吃飽沒事辦一堆有的沒有的比賽。

Hyacinth 風信子開花~~勿忘我

直到上個月還飄雪,今天令人驚喜的是:我家的風信子開花了!仿佛是一夜之間醒來似的,各種顏色的風信子都爭相綻放美麗的花朵。

沐浴在溫暖的春風裡,風信子的香味迷人,我只是站在花兒前就能夠聞到花香隨風輕送。

風信子是好幾年前種的,已經記不得多久了。雖然冬天被冰雪覆蓋,但是深埋在地下的球根正好可以好好休息,每年這個時候和鬱金香和水仙花一起開放。

有人說風信子又名勿忘我。唉!這濃郁的花香襲人,怎麼能忘得了呢?